伊犁“静悄悄”

0 Comments

分享至

用微信扫码二维码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9月8日,伊犁州伊宁市多位孩子高烧不止,却无法及时就医的消息,引发了广泛关注。

“经历了至亲的离世和每天只有鸡蛋和辣椒的日子,以为只要我们安安静静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但是当我看到发烧发到40多度的孩子不能及时就医而痛哭,我感到无力和绝望。”当地一位网友说。

8日晚间,帮忙发声的博主告诉蛋羹,当地官方回复称“已经处理了”。

“说是孩子中有患病的,已经被带到医院了。”该博主称。

但这几位模样凄惨的男孩,引燃了这座已经“憋”了一个多月的西北小城。

8日20时许,有关“伊犁疫情防控”的微博话题冲上了热搜,目前阅读次数已超过1.7亿次。

疫情封控期间,当地生活物资短缺、就医困难、隔离条件恶劣等问题得以集中曝光。

在外省上大学的小宁因老家伊宁市的疫情一直无法返校,“伊宁市一刀切,不让大学生走。”

据小宁回忆,8月3日,社区通知封城,所有人开始“足不出户”。

“头几天下楼做核酸,8号左右开始每天上门核酸。到现在一个月了,我连门都没踏出去过。”小宁称,她们小区未有新冠病例,“国务院小程序上也是低风险。”

伊宁封城之后,次生问题频发。

“3到5天在社区接龙订一次蔬菜包。选择单一,价格也比较贵,只有胡萝卜、洋葱、土豆、包菜,一个月没有吃上绿叶菜了。”小宁说,就算菜包订成功了,也不一定能送到。

“很多家庭都断菜了,只能吃米、面将就。还有一些不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不会线上订菜。”

“有的吃就可以了。”在伊宁市工作的小安表示,除了几日一次蔬菜包,“水果已经半个月没见了,肉前几天团了一次。”

多位当地居民表示,除了物资短缺的问题,封城期间当地存在众多层层加码、过度防疫、推诿扯皮的情况。

“有些核酸异常的人会拉到四、五十人住的大舱里,男女老少都有。还有那种条件很差的隔离帐篷,昼夜温差大、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屋。”小宁说,当地还有将无法自理的老人单独拉去隔离的。

在封城初期,小安的三岁多的孩子因上呼吸道感染,而发了高烧。

小安表示,当天早晨他就联系车想把孩子送去医院,120说没救护车,所以只能自行联系可以通行的出租车。当时“各大医院都几乎爆满”,小安和孩子一直在定点医院折腾到第二天。

5日,有网友发帖称,伊宁当地一位“39+5的孕妇”,联系了全市所有医院,均被拒绝接收。

7日凌晨,当地一位“41+1的孕妇”发帖称,其预产期已超9日,“今天见红了,在新华医院5个小时,现在告诉我们听诊了。现在8、9个待产孕妇在这等着。”

另有一位孩子家长在社区医疗群中称,自己的儿子因积食导致虚脱,结果“整个伊宁市所有医院不接受小孩急诊。”

据当地居民向蛋羹透露,近一年伊犁当地已因疫情封城多次。

“几次都是整个伊犁州一起封。去年9月底封过四十多天,但这次最严重。”

小宁表示,她们一直在向外界呼救,可是没有人关注和重视。“这个地方,有点特殊,很多话不能说。”

经此一“疫”,小安说,是真的对这里失望了,“等退休卖了所有东西,回老家养老。”

“大家都不想回来了,很爱这个地方,但是这里……一言难尽。”小宁说。

9月6日,伊宁市当地有关部门向市民道歉:“这次疫情处置暴露出防控工作中的一些短板和不足,存在群众生活物资保供难、就医难等诸多问题。给广大市民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。”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